STIC專欄

首頁  /  STIC專欄

探索南亞最美珍珠—斯里蘭卡

提到斯里蘭卡(以下簡稱斯國),眾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當地的名產-錫蘭紅茶,然而不僅茶品出色、享譽國際,當地的陸地及海洋資源也相當富饒,坐擁豐富的自然景觀及海洋生態,在斯里蘭卡的本地魚市隨處可見比手掌大的螃蟹及鮮蝦,每年數以萬計的觀光客造訪這座海上珍珠之島。然而,近年來自然生態破壞加劇,珊瑚礁群白化現象日益嚴重,而臺灣與斯里蘭卡皆屬於島嶼型態國家,在全球暖化、海洋酸化及環境變遷等因素影響下,兩國豐富的生物資源與海洋生態系統皆面臨相當大的衝擊,成為國家管理層級關注的焦點,並提升為重要的研究議題。於是,在關切相同的海洋議題下,斯國科學家主動找上了以海洋科學研究為特色的國立中山大學合作,在科技部的協助之下,臺灣與斯里蘭卡搭起了合作的橋梁,兩國更於2019年2月在USJP(University of Sri Jayewardenepura, Sri Lanka)設立了臺斯環境變遷海外科研中心。


臺灣與斯里蘭卡皆屬於島嶼型態國家

 斯里蘭卡-泰國蝦      

斯里蘭卡傳統漁法-牽罟

 

臺斯海外科研中心成立至今已一年多,中心團隊持續著一年兩次(乾、濕季)的採樣頻率,每一次採樣都帶著大大小小的探測儀器至斯里蘭卡,不只出國門前要先到海關報關,從斯里蘭卡出境也要被海關開箱行李詢問這些是什麼儀器,用途、目的等等,深怕是哪裡來的炸彈,一刻都不能鬆懈。

每次的”移點採樣”都是個大工程  

受到各地海關人員注目的水下可見光探測儀器專用電池,都會被海關懷疑是”人造的炸彈”嗎?

                                         

執行海洋研究調查計畫期間,必須經常往返兩地,勢必面臨許多文化衝擊與必須克服的難題。首先,第一件便是語言隔閡的交流問題。在斯里蘭卡,當地大學皆為全英語教學,與大學體系內的老師、學生溝通並沒有問題,但船夫、攤販等一般民眾並不使用英文,還是必須仰賴當地人翻譯。另一項與臺灣的主要差異就是交通,路上大多沒有臺灣習以為常的號誌或行人穿越設施,紅綠燈則在主要路口才會設置,路上的車子雖然很多、速度也很快,但大家都很有默契的閃過彼此,對從臺灣來的我們大感不可思議,但卻也沒有看過車禍發生。而在沒有紅綠燈的情況下,過馬路也是個挑戰,最好的方法就是尾隨當地人,假裝若無其事地過馬路。最後一個研究的挑戰,則是研究船的部分,在執行沿海採樣時,必須租用當地潛水用船,類似臺灣的舢舨船,船上只能乘載六位乘客。初次看到船時,它靜悄悄地停泊在沙灘上,我看著船心裡納悶著該如何下海航行? 船長向我們解釋,必須先大家一起合力把船用力推下海去,人再立刻奔跑跳上船!”O~K~”(我們緊張地瞪大眼睛回答)。好不容易和眾人一番折騰上了船、執行研究作業,當辛苦的採樣終於結束時,開心地準備上岸,船長竟然要我們立刻抓緊船弦,他要全速前進衝刺上沙灘。「小心不要掉出船去囉!」,船長溫馨的提醒我們。在衝刺上岸的過程,彷彿諾曼地大登陸的情節,好不容易回到陸地上,我們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終於平安的回到岸上。

臺斯科研中心團隊於Negombo(尼甘布)沿海採樣之”研究船”

 

在與斯里蘭卡學者合作的過程中,同時也會發現一些異於我們國家的小事,第一件事則是在表達YES時,他們的頭會左右輕微的擺動,在我們的認知像是在說NO。第二件事則是校園的服裝規定是不能露出膝蓋的,這顯現斯國大學對服裝儀容的重視。另外,斯國大學皆以全英文教學,所以每個學生的英文都十分流利,但反觀臺灣的學生,雖然從小到大都在學英文,但大多是針對考試的部分,這也是個值得臺灣學習借鏡的地方。

在採樣期間也總是會遇到難以預料的狀況,只能靠著過往的經驗迎刃而解。更少不了當地人的圍觀及好奇,因為你可能在他上一秒洗澡或小便的地方採樣,對於當地人來說,外國人的行動總是奇特新鮮的。另外,在我們無法親自至斯國採樣期間,也會按照合作計畫流程委託當地學者協助,但在去年(2019年)卻碰上斯里蘭卡恐怖攻擊,當地重創大受影響,學校一切停擺,只能莫可奈何!

 

經歷一連串研究執行的奔波,最重要的當然是迎來中心的執行及研究成果了。事實上,臺灣與斯里蘭卡並無正式邦交,入境時海關也不會在護照上蓋章,其由一張資料卡代替,學術上的深度研究交流與合作並不多見,但在這一連串的合作交流下,藉由臺灣與斯里蘭卡雙邊的環境變遷海外科研中心的建立,不只促進臺斯兩國海洋科技及生物科學的研究與人才培育,同時開啟兩國產業經濟、文化交流及外交邦誼的雙贏契機。以本計劃為例,在積極與斯里蘭卡大學交流下,大大提昇了中山大學的能見度,本校也因此招募了8名來自斯里蘭卡的優秀青年學生就讀碩士學程,不僅對研究注入新血,也對國際化和提昇跨國合作的連結埋下種子。

 

    而本中心也透過這項計畫,掌握斯里蘭卡研究的眾多面向,目前已涉及:海陸域生態及保育、沿海地區的優養化、營養鹽及碳動力學量測等。已執行研究項目為東亞至南亞地區水椰子(Nypa fruticans Wurmb.)族群遺傳多樣性和結構研究、斯里蘭卡鹽草屬(Halophila)之多樣性與分佈、斯里蘭卡紅樹林土壤菌相分析、沿海無機碳及營養鹽動力學。目前已針對當地水椰子及鹽草屬進行定序分析,以了解該物種之族群分佈;而紅樹林是熱帶、亞熱帶濱海泥灘上特有、能生長於海水中的常綠灌木或喬木的植物群落,由於紅樹林濕地生態系的特殊生產力,因此紅樹林區域中微生物的開發即成為我們研究的目標,並希望從中開發具特定活性作用的紅樹林菌株;在優養化、營養鹽及碳動力學量測方面,以Negombo潟湖為主要研究區域,Negombo潟湖是斯里蘭卡重要的觀光區及西岸的重要漁港,沿岸飯店及民宿林立,大多數的廢水就直排入河或潟湖,帶來不少的人為汙染,在採樣時即可聞到濃濃的硫化氫味道,表示其汙染情況相當嚴重,欲了解Negombo潟湖與周邊河川、生態環境、人為活動及入海口近海海域產生之交互作用,每年固定於乾季及濕季至斯國採樣調查及放置溫度、光照強度的監測器,並分析水文資料來建立長期的資料庫,而臺灣與斯里蘭卡氣候與地形類似、企圖透過不同的人口密度以及土地利用,得到人為活動如何影響潟湖水中碳酸鹽系統或是近岸海洋酸化之情況。

水椰子族群

海洋大學海洋環境與生態研究所周文臣教授及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黃蔚人教授於尼甘布(Negombo)潟湖設置24小時連續監測之設備。

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科技暨資源學系廖志中教授採集紅樹林微生物樣本。

Negombo(尼甘布)潟湖位置及採樣點位。

 

除了上述本校實質的科研進展,在雙方以「海洋科學」範疇作為學術研究合作主軸之下,更於去年底在斯國魯胡納大學(University of Ruhuna)建置「臨海工作站」,並且計畫輸出以AI科技進行蝦子的養殖與管理技術,協助當地養蝦企業提升產能,同時協助斯里蘭卡建立錫蘭肉桂與特色植物藥分子鑑定技術,彰顯我國科研技轉的國際競爭優勢。

 

     總結而言,這項科研合作計畫,不僅在研究領域促進發展,更在逐步的合作過程裡,以該中心作為平台,開拓與推展我國與斯領蘭卡頂尖大學實質之海洋科學教育交流、資訊交換、並充實兩國海洋科技人才培育,並進一步深化雙方互動及聯盟關係,達成互利共贏的願景。回首計畫執行時,一連串的趣事和辛苦過程,便覺得經歷了十分充實與有意義的時光。在未來,我們也會更加積極邀請斯國學者及學生來臺交流,讓雙方的合作成為綿延互補的實質合作。

 

本文作者:莊茗琇(臺斯環境變遷海外科研中心研究助理)

 

*本篇致謝中山大學及科技部的經費提供,在回首科研計畫的辛苦和趣事過程,因為實驗室同仁的協助,使計畫能夠經歷各種風風雨雨順利達成,並人員平安!由於實驗規模較大,牽涉的老師與實驗室礙於篇幅無法一一提及,在此一併致謝,也致謝過程中臺斯環境變遷海外科研中心Dr. Kamal Ranatunga的大力幫忙與協助。

#科技部

#中山大學

#斯里蘭卡

#STIC

#NSTC New Southbound S&T Cooperation

#新南向計畫專案辦公室

 

海科中心亮點介紹:https://nsstc.narlabs.org.tw/NSTC/STIC_DATA.aspx?ID=10

進一步了解:臺斯環境變遷海外科研中心

 

2020-03-10